分析希臘悲劇與中國戲劇

哲學畢業論文 時間:2017-11-16 我要投稿

  分析希臘悲劇與中國戲劇是小編為各位哲學的同學準備的論文,歡迎大家閱讀!

  內容摘要:悲劇是希臘文明鼎盛時期的產物,它代表古希臘文化的最高成就。

  它不但在當時影響著人們的生活,在以后的歲月中也不斷影響著歐洲文化的發展進程。

  近代,希臘悲劇傳入我國,對我國近代戲劇的發展也產生了重大影響。

  關鍵字:希臘悲劇 溯源 發展 影響

  悲劇是古希臘文明鼎盛時期的產物,它代表了古希臘文明的最高成就。

  這種戲劇形式里面交替出現演員表演的獨白(或對白),并伴有合唱隊表演的歌唱和舞蹈。

  合唱隊由一組男性組成,他們作為一個群體唱歌跳舞和旁白。

  他們向演員提出問題,對情節作出評論,并且向觀眾解釋劇情。

  [1]悲劇的故事情節和人物角色均取材于希臘神話和歷史傳說,希臘人對此大都能耳熟能詳。

  著名的三大悲劇詩人是:埃斯庫羅斯、索福克勒斯、歐里庇得斯。

  他們生活經歷豐富,有的參加過著名的馬拉松戰役和薩拉米斯戰役,有的兩次被選為軍事指揮官,所以他們的作品比一般人的作品更深入、更富哲理性。

  在思想上、藝術上都有很高的成就。

  戲劇的結構、情節的構思都對后世的文學產生深遠的影響。

  一、希臘悲劇溯源

  古希臘人臨海而居,早期的漁獵生活使他們認識到生活的艱辛、大海力量的不可捉摸,希臘神話中的海神波塞冬總是以暴躁、易怒的擁有無限力量的形象出現在人們的面前。

  所以像其他的古人一樣,古希臘人的生活也充滿了焦慮和恐懼,他們又沒有像《圣經》一類的圣書來慰藉自己的靈魂,所以戲劇就成為他們歌頌神、贊美生命的最重要的方式之一。

  古希臘人創造了悲劇歷史發展中的三種悲劇類型:由于無法挽回和無法改變的神定的因素或者主體的“小過失造成大悲劇”的“命運悲劇”由于人物自身性格原因導致的不可避免的“性格決定命運”的“性格悲劇”,以及由于人本身的降生是無來由的和人的生存環境是人所無法選擇的所造成的“生存悲劇”。

  “命運悲劇”的代表是索福克勒斯的《俄狄浦斯王》,俄狄浦斯從出生就注定了長大了殺父娶母的命運。

  他雖然拼命的逃避,但最終仍然難以逃脫宿命的糾纏。

  對于俄狄浦斯,我們無法用有罪或者無罪來判斷他的行為。

  因為他并不是故意要殺死他的父親,而且他也不知道被他殺死的人是他的父親。

  而且他也不是一個壞人,他以自己的聰明才智鏟除了為害忒拜的獅身人面女妖斯芬克斯,被忒拜人民擁立為王,在以后的16年的統治中更是受到人民的愛戴。

  當瘟疫籠罩全城的時候他為了人民和城邦的安全,努力尋找兇手,結果發現兇手正是他自己。

  索福克勒斯在這部戲劇中表達了人與命運的沖突,他把“命運”描寫成一種巨大的力量,它像一個魔影,總是在主人公行動之前設下陷阱,使其步入罪惡的深淵。

  [2]命運的性質是邪惡的、不可順從的。

  命運的力量是巨大的、不可抗拒的,主人公俄狄浦斯在命運的面前總是努力抗爭的,他是一個英雄而不是弱者,勇于面對現實,勇于自我懲處。

  他的悲劇不是有意殺父娶母的結果,而是毫無犯罪的動機,在竭力擺脫厄運之中不知不覺地犯了罪,因而他是無罪的,詩人通過主人公俄狄浦斯極力逃避犯罪,認真追查兇手和事后嚴厲的自我懲處,表現了他的誠實、正直善良 堅強的優秀品質和敢于直面現實,用于承擔責任的精神。

  這樣一個優秀的人物受到命運的無情捉弄,使人對命運的公正性受到產生懷疑。

  亞里士多德就非常推崇索福克勒斯的《俄狄浦斯王》稱它是“十全十美的悲劇”。

  悲劇的本質是矛盾沖突。

  沒有矛盾沖突,悲劇就失去了存在的基礎。

  俄狄浦斯反映的是人的意識與命運的沖突,在埃斯庫羅斯的杰出作品《被縛的普羅米修斯》中反映的是普羅米修斯與眾神之王宙斯之間的矛盾沖突。

  因此在欣賞悲劇性作品的時候人們在產生恐懼悲傷等強烈的情緒體驗的同時,更會感到憐憫和同情,如此復雜的情緒刺激著欣賞者的感官,使讀者在悲傷之后產生頓悟和重獲新生的愉悅之感。

  正因為悲劇有如此大的魅力,所以后世的許多哲學家、美學家都對悲劇進行深入地研究。

  對悲劇理論作出巨大貢獻的亞里士多德曾經在研究《俄狄浦斯王》的基礎上形成著名的“過失說”。

  黑格爾也用《安帝格尼》來輔助他對“沖突說”和“永恒正義說”的解釋,代表親情的安帝格尼和代表國法的克瑞翁之間產生無法調和的矛盾,矛盾沖突的雙方都有其合理性和片面性,因而最后是兩敗俱傷的局面。

  黑格爾提出的“沖突說”成為了黑格爾對于悲劇理論的最大貢獻,并促使悲劇理論進一步的系統化和完善化,進而逐漸形成了真正的近代悲劇的理論形態。

  恩格斯、馬克思在給拉薩爾的信中指出悲劇是由于“歷史的必然要求”和“實際上不能實現的”沖突而造成的,恩格斯的悲劇理論在現代的悲劇論中具有代表性,它廣泛的為人們所引用。

  二、古希臘的悲劇理論在中國的發展及對中國現代戲劇的影響

  到了近代,隨著西方文學理論傳入我國,古希臘的悲劇理論也越來越多地滲入到現代的文學創作和文學欣賞中去,從而賦予文學作品更深的內涵,悲劇美感融入現代寫作中,使文學作品的寫作進入更深的層次。

  并使欣賞者在欣賞作品的時候享受悲劇性的情節、悲劇人物的命運或者悲劇性的意味帶來的心靈的激蕩和強烈的震撼。

  這個審美的心理過程是一種痛感――快感――美感的辯證的轉換過程。

  當創作主體(即作者)有意識地運用古希臘的悲劇理論進行深度創作的時候,就意味著,作品已經具有了一種宏大的結構,當欣賞者運用悲劇理論去欣賞該文本的時候,往往可以獲得更大的感動并獲得更多的美感經驗。

  當西方的悲劇理論傳入中國的時候,文學界引起了一場轟轟列列的討論,魯迅先生在吸收馬恩關于悲劇的理論的基礎上,提出了“悲劇是將有價值的東西毀滅給人看”的理論觀點。

  “有價值的東西”是指那些合乎歷史必然性的人類進步的要求和美好品質,“毀滅”是指這些有價值的東西在特定的歷史條件下所遭受的挫折、困難,魯迅先生的分析側重于悲劇的對象,并暗示出悲劇的效果(毀滅),從而引發人們對被毀滅的美好事物的惋惜之情。

  它對中國現代戲劇的發展產生了重要的影響。

  另外希臘悲劇的一些藝術技巧在今天的戲劇創作中仍然在運用,以曹禺的《雷雨》為例,《雷雨》將過去30多年的事情,集中在一段時間中通過人物之間的矛盾沖突將過去的恩怨糾葛逐漸帶出來。

  他就借鑒了索福克勒斯在《俄狄浦斯王》中所運用的“追溯法”。

  索福克勒斯的《俄狄浦斯王》就在一天中通過不同人物的出場將過去16年的的經歷呈現出來。

  這種手法可以使劇情凝練、矛盾集中。

  另外還可以形成觀眾明白而劇中人不明白的戲劇情境,激起觀眾對英雄“憐憫和恐懼”的悲劇效果希臘的悲劇理論為人類文學和藝術提供新的審美方法和審美價值,希臘悲劇以否定的形式來肯定,這就可以讓人們透過事物的表面現象看到事物的本質,從而賦予文學作品更深的內涵,讀者可以通過對悲劇作品的閱讀來獲得更深層次上的啟迪,以期在悲劇的痛感之后可以獲得感情上的宣泄,產生對人生價值的新的思考。

  可以說現代的戲劇對古希臘悲劇理論的使用是現代作家在面對日益嚴重的民族與社會危機時所便表現出的創作的自覺,正是這種深層的表現使得現代的作品能以冷峻的目光審視現代社會,同時也能有更深的表現力度。

  古希臘的悲劇理論,是古希臘人民留給人類的寶貴遺產。

  注釋:

  [1]《古代希臘》[英]彼得?阿克羅伊德著 冷杉冷樅 譯三聯書店2007年北京第一版 第4頁

  [2]《外國文學史》鄭克魯主編 高等教育出版社 1999年5月版 第31頁

相關推薦
吉利高手心水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