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儒家自然哲學的“通”

哲學畢業論文 時間:2017-11-16 我要投稿

  論儒家自然哲學的“通”是小編為各位哲學的同學準備的論文,歡迎大家閱讀!

  摘 要:“通”是儒家自然哲學“究天人之際”的重要概念,指兩個或更多對象之間物質、能量、信息、情感、精神的相互交換、吸收和影響;西方哲學無之。

  通有四方面的內容:一是自然現象之間的通氣;二是人與自然之間的通氣;三是人自身的通氣;四是人和人之間情感和精神的相通。

  自然現象之間的通氣有“川,氣之導也”、“宣氣”、“山澤通氣”、“天地交”、“山川出云”等說法,表明了自然的有機性、整體性和內在性。

  人和自然的通是二者間的一種交互性關系。

  人是自然的一個環節,這是天人合一的物理基礎;人又是自然的惻隱慈愛者、欣賞者、贊美者,二者融為一體、情景交融,從而能夠對于自然有感、有應,道德地對待自然,為天地立心。

  這種關系超出了物理意義而進入了精神的和審美的領域。

  這是人與自然相通的本質含義,表明了儒家哲學的生態本性。

  通的范疇對于當今建立生態哲學具有重要意義。

  關鍵詞:通;天人合一;儒家自然哲學;仁;生態

  北京古城有一條中軸線,南起永定門,中經故宮太和殿等,北抵鐘樓、鼓樓,長達7?8公里。

  整個北京古城即沿此中軸線展開,成為世界建筑史上的奇葩。

  中軸線僅僅是一條地理分界線嗎?它還有什么作用?它在中國哲學中的道理是什么?

  一、釋“通”

  “通”實乃儒家自然哲學乃至整個中國哲學的重要范疇,指兩個或更多實體(entity)之間在物質、能量、信息、情感、精神方面的相互交換、吸收和影響。

  “通”以氣為基礎,表現為“通氣”。

  較早的中國哲學研究,以思維和存在的關系為主軸,著重于理氣關系或心理關系問題;自20世紀80年代起蔚為壯觀的范疇研究,則注重于作為思維形式的理、氣、心、性、形、神、有、無等范疇,二者皆未涉及“通”。

  究其原因,可能有三:(1)西方哲學研究方式的影響。

  眾所周知,中國哲學史學科自成立以來,在研究對象的挑選、研究方式的采用等方面,皆受西方哲學的影響。

  如有、無等范疇的提出,顯然是以西方哲學的Being 和 Non-being 為其范本。

  (2)西方哲學沒有與之對應的范疇。

  以原子論為傳統的西方哲學所認識的實體是孤立的,中國哲學的實體皆是處于“聯系”中的。

  且此種聯系還不止于抽象的關系,而是由氣的流行而貫通的有實在內容的關系。

  (3)“通”是個動詞,不具有范疇形式。

  筆者認為,可以在思維上對“通”進行提升,使之成為一個范疇,恰如英文通過名詞化把動詞提升為范疇,如把 to be 提升為 being。

  “通”的范疇可以使我們超出從思維和存在的關系、從思維形式等方面來研究中國哲學,從而更加切近儒家自然哲學的特點,有利于全面而深入地體會中國哲學“究天人之際”的認識成果。

  在儒家哲學中,“通”表現的是實體間的實在的聯系。

  杜維明曾提出“存有的連續性”,指在中國哲學中,人類與“石頭、樹木和動物有機相連”杜維明:《存有的連續性》,載[美]安樂哲《儒家與生態》,彭國翔等譯,江蘇教育出版社2008年版,第105頁。

  可以說,“通”即是這種“連續性”。

  列寧指出,范疇是“幫助我們認識和掌握自然現象之網的網上紐結” [俄國] 列寧:《哲學筆記》,載《列寧全集》,第38卷,人民出版社1960年版,第90頁。

  這一說法有堅實的西方哲學基礎。

  如果把存在論上的實體和認識論上的范疇對應起來,則“通”是不同實體間的聯系;以網絡比喻來說,是連接網上紐結的網線。

  它像中醫的經絡,而非一個實體范疇,亦非作為存在的存在(being as being)。

  中國哲學既重視那些存在論意義上的實體、認識論意義上作為范疇的紐結,又重視各個紐結之間的連線。

  當然,此處又需注意,網絡可以是靜態的,而儒家自然哲學的“通”則是動態的。

  它是不同實體之間氣的交換(exchange)、交流(communication)、循環(circulation)、相互作用(interaction)和影響(mutual-influence)。

  “通”可分為自然界不同實體之間的通、人與自然的通,人的自身、人與人的通四個方面。

  不同實體之間的通是氣的交換與交流,人與自然的“通”不僅有作為物質的氣的交流,還有人對于自然的感通以及對于自然的道德對待,以及審美意義的人與自然的情景交融等。

  人和人的交流則主要是情感的、精神的溝通,人自身的通表現為脈絡的相通。

  本文著重研究自然實體間的和人與自然的“通”。

  二、自然界不同實體之間的“通”

  在儒家哲學中,氣是實體性、運動性和功能性的統一。

  它不是固定不動的,而是在不同物體之間不停地循環和流動著的。

  “通”即以氣為基礎,是氣的流動,是“通氣”。

  這是世界能夠存在并能產生生命的基礎。

  氣的流通的思想可能來自《易經》。

  《周易》有一《復》卦,卦象是震下坤上,雷在地中,一陽來復。

  此即陰陽之氣的運行。

  “復”確立了陰陽之氣可以在不同事物間流通的思想,可謂“通”的邏輯前提(道家亦有通的思想,俟另論)。

  在漢代,儒家學者把五行的“行”解釋為氣的運動。

  董仲舒《春秋繁露》說:“行者行也,其行不同,故謂之五行。” (清)蘇輿撰:《春秋繁露義證》,鐘哲點校,中華書局2002年版,第362頁。

  《白虎通》說:“言行者,欲言為天行氣之義也。” ⑥ (清)陳立撰:《白虎通疏證》,吳則虞點校,中華書局1994年版,第166、166頁。

  顏師古解釋到:“謂之行者,言順天行氣。”(漢)班固撰、(唐)顏師古注:《漢書?五行志上》,中華書局1962年版,第5冊,第1317頁。

  《釋名》認為:“五行者,五氣也,于其方各施行也。”⑥可見,五行作為五種基本物質,其根本性質在于運動、流行,并與其它事物相交通,由此形成世界的存在、變化和發展。

  “行”的這種意義即是“通氣”,亦即氣的循環與流通。

  儒家自然哲學所說的通,主要不是指氣作為材料構成不同的事物,或者氣的流動和運行,而是指作為實體的不同事物之間的以氣為媒介的相通,是不同實體之間的聯系或氣對不同實體的聯結。

  有鑒于此,在儒家自然哲學中,要真正全面徹底地了解一個實體的意義,就不僅要了解這個實體本身,還須超越這個實體,達到對它與它的通氣者的相互關聯的把握。

  這是儒家自然哲學的特點。

  通氣使湖澤、尤其是山脈這些在現代西方科學與哲學的視野中屬于惰性的自然現象,在中國哲學中成為活生生的。

  以下論述自然實體之間的通。

相關推薦
吉利高手心水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