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靈哲學視閾下的中國哲學論文

哲學畢業論文 時間:2018-08-23 我要投稿

  

  哲學具有人類性,追尋前人的哲學思考,是我們認識自身與所處世界的前提與基礎。所以直至今日,人們仍對“哲學是什么”、“中國哲學如何在現時代展開”等問題充滿了濃厚的興趣。近幾年來,中國哲學史界的學者們,對如何創建中國哲學學科范式,特別是如何就兼及西方哲學的參照作用與中國傳統文化軌跡,對中國哲學體系加以概括與總結方面提出了許多有意義的看法。

  目前,我國的中國哲學史界已經走出了把哲學理解為唯物主義與唯心主義斗爭;或僅以“對自然知識、社會知識和思維知識的概括與總結”相對照的框架,力求對其中的基本特點有真切的把握。較多的學者認可以“天道觀”、“人道觀”等概括中國古代哲學中有關宇宙、人生本源問題的形上思考,并認為在此框架內貫穿著諸如“天人之辯”、“名實之辯”、“形神之辯”、“心物之辯”、“心性關系”、“理氣(道器)關系”等命題,同時它們又有各式相應的范疇“概念(如“道”、“仁”、“理”、“法相”等)相支撐。這些思想結晶源自經驗,又有古代哲人通過自具體到抽象所作出的原創性提煉,其中概念一范疇一命題一體系等多種層面,呈現相互聯系、相互影響的狀態。從方法而言,則至少包括了概念分析、現象分析等方面。

  誠如一些哲學家所說的那樣“哲學的用處在于能夠指點出人所不疑的各種可能性”,“哲學的價值也許是它的主要價值)就在于哲學所考慮的對象是重大的,……哲學的冥想在其最廣闊的視野上并不把宇宙分成兩個相互對立的陣營……它廓然大公,縱觀整體。1對于中國古代哲學的體系概括,是要在理論上對于我們人類所處的世界、特別是與人自身有關的現象與問題,作出在觀念與方法上的提示。所以上述問題的思考,最終所落實的是與人類有關的部分。楊國榮在其《馮契的哲學沉思一以廣義認識論為視閾》中曾言:“‘求窮通’,目標既指向存在本身的具體形態,也涉及把握存在的視閾與方法。這一過程在敞開世界的同時,又始終沒有離開人自身之‘在'”他所說的就有落實于人類存在之基點的意思,當然他主要是從人的認識角度來談這個問題的,但也是要求人們在作哲學性的思考之時,于理解存在之同時,把握存在的不同視閾、進路之間的關系,使被知識分化的存在“重新以統一的、具體的形態呈現出來”。

  從這一出發點而言,我們目前有關中國哲學體系的概括還只是走出了很小的一步,關于這些框架內部之間的聯系、結構,還有許多值得探討與研究的部分。比如關于天道與人道之間的聯結、關系,即是其中的一個方面。

  

  天道與人道的結合部當是人的身體與其精神活動之間的復雜關系。關于人的形體的思考,往往以我們對天道即自然物的實在性及其功能發揮、內在規律的運作等問題的思考為出發點;而這些問題若不與人的意識的由來相聯系,則往往只是具有知識性的意義,而失去在哲學理論上的價值。在現代西方,這一問題多半以“心靈哲學”philosophyofmind)的形式出現。

  心靈哲學PhilosophyofMind)是在西方分化過程中產生的一個哲學分支。它以各種心理現象及其本質、心理與物理的關系為對象。有時被譯為心智哲學。心靈哲學發展至現代,已被認為是當代西方哲學重心語言哲學的基礎,[2]IP1)也就是說,如果說本體論、認識論問題的解決離不開語言哲學的話,那么語言哲學問題的解決,則有賴于有關心靈哲學的探討和發展。如要說明語言的意義、指稱、性質“特征等,便要訴諸于心理狀態的意向性。它在20世紀60年代前后就已經被西方哲學界認為是哲學學科中的一個重要分支。

15324901035b57f177777ea505148.png

  我國哲學界中較早研究的是武漢大學陳修齋“高新民、洪漢鼎等。這門學科所涉及的哲學內容,大致牽涉到如下幾個方面:

  (一)本體論問題心身或心物問題,即心理

  東西的本質以及與身體的相互關系問題。它包含有這樣一些子問題:1、人有沒有“心”(mmd),有沒有民眾心理學所說的那些現象,如相信、愿望、思維、情緒、意志等?2、如果有,它們的結構、形態和本質是什么?是獨立存在的實體、現象,還是可還原于物理實在、現象的東西?3、心理的東西與生理的東西之間是什么關系?能否相互作用?如果能,怎樣相互作用?4、心靈、心理的東西在肉體死亡后能否續存?等等。

  (二)認識論問題,它包括他心知問題與內省“自我意識問題。

  (三)語義學問題,即日常心理概念的意義問題。

  (四)心理現象學問題,即諸心理現象的分類“表現形式與本質問題。

  (五)超心理學問題。以超感官知覺和心靈致動這類特異心理現象為研究對象。

  (六)方法論問題。即建立心靈哲學所應遵循的行之有效的研究方案或方法論是什么?

  在西方,人們最為關注的是其中的語義學問題,所以現在它已經成熟到幾乎可以被人們剝離出來,形成獨立的“語言哲學”支脈。余下的問題則可分別成本體論與認識論這兩條不同的進路。當然作為理論支撐的基點則來自計算機、心理學、神經生理學等自然科學所獲得的知識與經驗。美國著名心靈哲學家約翰?海爾JohnHeil曾將心靈哲學的核心問題加以提示,認為它更多來自本體論方面。①他在所著的《真實心靈的本質》中從本體論角度,對心理的因果性作了細致的探討,以求回答諸如“不同于而又依賴于物理屬性的心理屬性,為什么能夠對行為發生影響?”之類的問題。他把自己的這種學術研究傾向稱之為“本體論熱忱”。[4]P)認為唯有如此,才能填補上過去我們在進行對世界描述時存在的空白。他提示的是哲學研究中對于心靈及其在自然中的地位的重新關注,要求把心靈的實體與非心靈的實體間的相互作用關系梳理清楚,并在形上層面作出系統的說明。

  約翰?海爾的觀點具有啟示意義,他提示了過去我們在哲學探討中較為忽視的問題,并逐漸地為西方哲學界所重視,從而成為當前西方哲學中的前沿問題。以此作為參照系,我們可以看到在中國哲學概括中的缺失與疏忽地方,這種缺失發生于前述之“天道與人道之間的聯結、關系”方面。

  

  對照西方哲學在本體意義上的心靈問題展開,我們可以看到,中國古人也是有類似的探討在進行著的。如早在中國的先秦時期,中國人就提出了有關形神的概念,并對其中的內涵做出界定,這兩個概念與西方心身問題探討中的“靈魂”等內容十分接近。這種思考,是對人體與人的意識之間關系關注的表現。當時的中國人提出的形、神概念還各有其子系統結構如五官、心、魂魄、精神、意志等),并對其間的相互聯系作出論斷,體現出在這方面的成熟。隋唐時期,人們又受佛教的影響,對人的“心”從各個角度加以考察,其中有的認識類似于現代心理學知識。

  中國古人還考慮了人之形體與精神之間的聯系,認為它們之間是一個統一體,通過陰、陽的分屬與相互作用而聯結在一起。這種觀念與古希臘人認為兩者之間單向度聯系,體現從心靈一靈魂一軀體的作用等的思想是有不同的。

  出于對原始人類“靈魂”探討傳統的繼承以及現實問題解答的需要,我國自先秦至魏晉時期的形神關系探索,大致在下列幾條線索中展開:一是形“神是否能達到統一,兩者之間何者為先?二是形體如何獲得生命力而發揮其功能?三是各種人體器官之間是否相互聯系?若有的話,它們有哪些聯結的途徑?這些問題被后人概括成“形神之辨”。其中,第一條線索是人們討論得最為集中的,由此得到的認識也最為深入。這種情況與西方心靈哲學中“身心關系”的討論最為接近,當然在問題的切入點及展開重點方面各有側重。

  關于形、神何為第一性,兩者是否同一等問題,中國古人經過長期的爭論,終于在魏晉時的范縝那里得到較好解答。他以“形神相即”、“形質神用”命題,用事物的本質及其實現形式的關系去解決形神的關系,體現出我國古代哲學在這個問題論述上的成熟。以后王夫之將“質用”稱為“體用”,指出形神間的“相函”關系,使這方面的論述更為深入。我國哲學家還討論了形神各種活動在認知過程中的作用及其發揮程序的問題。在這里也是以醫學知識為基礎的體現。

  我國古人討論“人性”,往往以其與“心”的關系為起點。這里的“心”具有生理、心理及倫理學、認識論等方面的多重意義。當我們在說此“心”所具有的情感、認識能力時,便是將此“心”看作“神”的生理基礎“形”,或有時則是“神”即意識)本身。對這類問題的思考者主要在儒家學者中進行,展開為對知、情、意關系的體認。二程、朱熹之所以要論及存天理、去人欲,也是基于對人是有情欲的動物的考慮。這體現了對人自身理解的深入。這方面的討論通過現代新儒家而得到了延續。

  另外我國古人還以性與命一對范疇展開對意識問題的探討,其中涉及的內容,往往與現代心靈哲學中心理現象與物理現象關系的探討相近。這方面的研究,體現了人類試圖把握心理現象的本質、特征以及在宇宙結構圖景中的地位等方面的努力。

  有些中國哲學史上關于知情意欲等問題的討論,往往與對意識結構及其作用的認識有關。在這些問題上,中西方哲學觀念表現出明顯的不同。西方哲學家多認為思維的作用在于從感性上升于理性,并在這一意識的認知功能方面展開深入的研究;而中國人除了在認識層面上展開對認知功能的推究之外,還花了相當的精力關注于意識在情志觀念上的結構與相互關系及其作用等。出于注重認知與功夫結合的傳統,中國古代身心觀的展開較多與對意識的調攝實踐相聯系。這一實踐,使人對意識作用于形體及意識本身能起到的效果有了更深入的了解,并涉及對潛意識等意識特殊狀態的了解,而這倒是目前西方心靈哲學研究者意識到的過去相關探討中的缺失處。

  當代西方心靈哲學在形成相對獨立的哲學分支學科之后,通過各個領域的拓展,對傳統身心問題研究的范圍、問題內涵有了很大的發展。在其間引出的還原主義、功能主義、行為主義哲學等各種思想流派,對人們探討這方面問題提供了很大的啟示,所以對我們認識人類自身很有幫助。從關注的內容來看,當代西方心靈哲學不僅重視對知、情、意諸心理形式的分析,而且也重視對以前注意不夠的、無法歸入這三類中的任何一類的相信、期望、信任、自信、預感、思維、后悔等人類心理活動能力的深入研究,同時還對諸如軀體感覺、知覺、反省、表象等現象也傾注了較大的精力;不僅研究自然的心理現象,而且對超常的、帶有神秘性的心靈現象如超感官知覺、心靈感應、心靈致動等也試圖作出哲學的反思。另外,它還涉及諸如心理的諸表現形式的關系、心理現象中的意識與意向性問題、心理現象與其主體靈魂?精神實體?腦結構?)的關系,心與腦、心與身的關系,人的行為與單純的物質運動的異同,心理與行為的關系,行為與其原因的關系(傳統的自由意志與因果必然性問題的新形式)等方面。學術界認為它導致了對過去固定思想模式的重新思考,對哲學發展起到了推動的作用。

  以西方心靈哲學為對照,不僅能使我們對歷史上所發生的哲學概念、命題探討有了新的理解,而且也對各命題之間的關系有了新的體悟。如對于在歷史上出現的“形神之辯”、“心物之辯”、“心性論”探討及“性情理”關系辨識等問題的相繼出現,我們過去對其中的原因不是很清楚,所以往往是用籠統的方式來處理。現在以心靈哲學的主旨相對照,則可知其中探討的核心所在。這對于我們從整體上探索中國哲學發展的輪廓,無疑是有好處的。它構成了今后中國哲學史概括與總結的重要環節。

  另外,由于中國古人是在相對封閉的狀態中展開自身問題的探討,具有了相對獨立的范疇體系和特有的展開方式,并由此形成了較為系統的命題體系。而有關心身關系的內容,過去因受到傳統哲學概括框架的局限,未曾很好地進入到哲學史研究的視野,所以也值得我們去補上這一課。從目前所知的不完全的資料來看,中國身心問題探討中至少具有有機聯系、時空結合、整體性等思維方式特征,這里有著能給予現代西方相關問題思考啟示的內容。

  

  哲學探討的意義,不僅在于觀點的提出,還在于對所得到的論點進行有效的、合乎邏輯的論證。所以許多哲學學者提出,對于哲學來說,論證的過程甚至比論證的結論更為重要。所以西方人的哲學論證,很多以科學知識、經驗為依據,應和于自然科學的發展,展開相應的問題探討。長此以往,他們的思考中,較多帶有科學認識模式的影響。

  古希臘的亞里士多德就是“百科全書”式的大學問家,他涉足天文學、物理學、化學、生物學等多種學科,從中探究什么是科學認識及如何獲得科學知識的問題。他從因果關系、邏輯方法的運用等出發,概括科學知識的普遍性、必然性和永恒性等問題。近代哲學家培根以來以現實的科學經驗為認識的出發點,以求區分于為宗教信仰作論證的經院哲學。這種傳統經過霍布斯、洛克、笛卡兒,一直延續到康德、黑格爾等19世紀德國古典學派中人。現代西方哲學中的三大創新理論:系統論、控制論、信息論,也是各有其相關的自然科學來源及相關的理論支撐點。

  現代西方心靈哲學的探討,同樣體現出如上的特色。心靈哲學中的還原主義學派,多出自于物理學、化學、生物學領域的影響,運用此思想的學者,較多以生物學、神經生理學、醫學等為知識來源,往往通過把生命現象還原于物理、化學特性和過程,來對人的心身關系從本體角度加以推斷。而功能主義、行為主義等思想流派,則更多地從心理學、心理物理學、信息科學等領域切入問題,涉及的是人的感受性質即人在經歷感覺等心理狀態時體驗到的主觀特征或現象學性質)、人的行動特征、標志、結構、解釋和評價等問題上。有些關于人的思想與語言之間問題的探討,還吸納了有關計算機理論方面的專家加盟。這與我國傳統哲學概括中以社會歷史為依托、以倫理道德思想為依據的概括方式有很大的不同。如果要在真正意義上理解西方的心靈哲學,甚或以此為參照系的話,所學習的尚有知識來源、結構及思考問題的出發點等方面。

  其實在中國哲學中,從自然科學里吸取營養“受其中的思維方式影響,從而得到理論上的升華“提煉的情況是比比皆是。拿中國古代心身觀來說,中國古人以“精氣”、“元氣”等精微物質體解釋人體生命加以由來,并對其中的形、神轉化、聯系過程得出唯物主義的結論,這種思想在很大程度上與醫學上的發現有關。我國古代醫學典籍《黃帝內經》中收集的關于人的精神因素影響到身體狀況變化的論述,對于人們全面認識“神”的構成也有很大的幫助。

  關于人之心、知、情、欲之間的關系探討,有受到佛教思想影響的一面。印度佛教以“五明”要求僧侶,其中之“醫明”包含著豐富的人體科學知識,其中不乏心理知識的內容。

  另外如《道藏》中內丹煉養理論,中國古人關于夢的解析,都具有心靈哲學方面的意義。道教學者不僅看到人體有一個形神結合的生成過程,還看到人體又有一個由盛而衰的反向發展的方向及程序,所以他們要求以內丹修煉為條件,促使人體向好的方向轉化。在形神不離、形神相通、形神可以順逆轉化等認識的基礎上,道教徒嘗試了多方面的修煉形神、促進相互轉化的實驗,從中體會到形神聯系方式的多樣性。這些實踐過程與由此獲得的認識,都給我們帶來更深層次上認識形神轉化關系的啟示。

  這里引出的思考是:是否能夠以新的角度來概括中國哲學,至少是在諸如心身觀等問題的概括中打破原先的哲學概括與總結框架,而從醫學、道教養生修煉、佛教心理思想等多重層面,吸取思想資料,并從中貫穿線索,提升到形上層面加以概括,是一個值得深入而頗有意義的方法。若在這方面嘗試成功的話,則可在此基礎上對我們傳統中國哲學的概括方式加以反思,由此引出對如何認識與概括中國傳統哲學問題的新的思考。

相關推薦
吉利高手心水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