邏輯哲學論中的新世界觀論文

哲學畢業論文 時間:2018-08-26 我要投稿

  維特根斯坦在《邏輯哲學論》這部書里為我們提供了一種新的世界觀,系統而符合邏輯地通過語言、命題實現了對世界的重新理解。其中,對傳統形而上學因果關系的批判是在他的世界觀體系中進行的,這有力地推動了其認識論向著更廣闊的視野邁進。在此,維特根斯坦徹底地否定了傳統的因果觀認識:他不贊成把因果聯系作為確定性的規律以解釋世界的認識模式,提出因果律不是規律而只是規律的形式,它不是客觀的而是主觀的,通過因果律不足以解釋世界的進程。

  《邏輯哲學論》對傳統因果聯系進行了充分的否定,“5.1361我們不能從現在的一事件推出將來的事件。相信因果聯系是迷信”①。“現在的事件”與“將來的事件”在維特根斯坦這里是在復雜事實的意義上使用的,所對應的也就是傳統因果聯系中所說的前后相繼的兩個事件。傳統因果聯系指一種普遍性、必然性的聯系,而維特根斯坦卻明確斷言“推不出”,這是在最明確的意義上否定因果聯系的命題表述。(具有相同意義的是:“6.37由于另外某件事情的發生,一個事件就必然發生,這種強制性是沒有的。只有一種邏輯的必然性。”)所謂“迷信”就是一種被欺騙地相信,被欺騙、不清楚、未能獲得清晰的認識。傳統哲學所理解的因果聯系是對被人的思維把握的存在的一種規律性的、普遍性的、必然性的解釋,是一種認識并且同時具有客觀性,具有對未來事件的預測功能,有因必有果,無一例外。而維特根斯坦卻宣布,這樣一種具有客觀必然性、普遍規律性的因果認識論是錯誤的。

  維特根斯坦對傳統因果關系持批判觀點,基本根據在于:通過邏輯推論論證因果關系并不具有必然性。因果聯系是我們所不能夠知道的,這是神秘的,因而要對其保持沉默。

  但是,盡管如此,維特根斯坦還是要講因果關系,只不過這種因果關系不同于傳統意義的因果關系。在這里使用“后因果觀”來概括維特根斯坦對因果關系的認識實際上是不得已而為之,這種概括是為了將其與因果觀進行區分。因果聯系的前提在于強調事件之間的必然性聯系,而后因果觀的前提就是事件之間不構成關系,命題之間不過是簡單的函數關系而已。后因果觀的邏輯前提在于:實體、對象具有多種可能性(與其他實體構成多種關系),而可能性又有發生與不發生兩種,于是構成了多重可能世界。后因果觀的基本內涵是:批評傳統哲學把因果規律建立在前后相繼的兩個事件之間的必然聯系的基礎上;否定因果聯系的必然性、確定性;解釋世界不立足于事件(因為事件是相互獨立、毫無關系的)而立足于對象、實體;更加強調可能性、或然性,為自由意志留下了領域(盡管這屬于維特根斯坦的不可說的領域);站在后因果觀的立場,傳統的因果規律也可以解釋,不過它只是規律的形式,并且僅僅是諸多形式中的一種。

  下面就對后因果觀進行分析。

  《邏輯哲學論》“5命題是基本命題的真值函項”這一命題將維特根斯坦的哲學方法推向了高峰。對于真值函項的具體操作的細節在這里并不詳述,讀者可以參考羅素在《邏輯哲學論》的導言中提示的真值函項的普遍形式———[P-,-,N()-]———的演繹規則及各符號所代表的意義〔1〕認真推敲,一個豐富而有必然性(不是傳統的一個世界的必然性)的多重可能世界就會顯現出來。為何世界不是由僅僅具有一種可能性(即必然性)的必然世界構成,而是由具有多種可能性的多重可能世界構成?在原子命題之間的演繹系統中,每一個原子命題都有發生和不發生的兩種可能,世界由N個原子命題構成,從而通過邏輯運算得到2的N次冪種復雜命題,構成的可能世界就有2的N次冪種。這就是“5命題是基本命題的真值函項”所要達到的真實目的,也就是《邏輯哲學論》為我們所提供的世界觀。

  任何“概念”(對象)都是處在與其他“概念”(對象)的邏輯關系之中的,只有在這種關系的配置中概念才能獲得完全的意義從而在各個可能世界中實現自身的豐富性。這與黑格爾的“概念”具有相似之處。按照黑格爾的理解,概念只有在實現自身的過程當中才能實現其自身的具體、普遍,而在這個實現的過程中任何概念都必須處在與其他概念的關系之中。所不同的是,黑格爾的“概念”最終實現的是自身,自身就是具有絕對的確定性;而維特根斯坦的“對象”本身就具有多種可能性,即現實性,它的多種可能性是通過處在與各種不同對象的關系中表現出來的,因而最終的結果是不能被預知的。獨立存在或處于一種關系之中的概念是狹隘的,通過這樣的世界視野不能夠獲得對概念本身的真實認識。

  維特根斯坦的那句名言:“凡是可以說的東西都可以說得清楚;對于不能談論的東西必須保持沉默。”〔2〕透過其對可說與不可說的規定,我們可以看出:凡是維特根斯坦認為“可說的東西”、可以用命題來表達的,都具有多種可能性,即處在關系中的對象之間的配置或者說是對象在相互關系中所實現的真實的事實;而“不能談論的東西”則是那些在傳統哲學看來具有唯一性、確定性、本體性的東西,這些東西包括形式、規律、信仰或道德、形而上學的哲學等。對于因果聯系,傳統哲學認為事物發展的走向部分地或全部地是必然的、確定的、唯一的;而在維特根斯坦那里,世界是偶然的,事實之所以呈現出現在的樣子(哪些發生哪些不發生),其中的原因是不能夠按照邏輯說清楚的。

  當然,維特根斯坦也沒有否定一切確定性:他否定現實事物發展的確定性但卻確立了邏輯的確定性。“2.012邏輯中沒有偶然的東西。”這應該是維特根斯坦哲學得以建立的根基,沒有確定性前提的哲學是不存在的,哪怕是高揚多種可能性的維特根斯坦哲學。只不過基于這樣的一種確定性我們所獲得的是區別于以往傳統形式的別樣哲學。

  “5.134一個基本命題不能從另一個基本命題推演出來。”這是從命題的角度看推論之無法構成,由于“基本命題”與“基本事實(事態)”之間有著那樣一種對應關系,那么,“2.062從一個事態的存在或不存在推不出另一個事態的存在或不存在。”“1.21每項事情可以發生或者不發生,其余一切則保持原樣。”而命題(或事態)之間之所以是一盤散沙,沒有聯系(更不要說因果聯系),則在于維特根斯坦假設了“實體”。“2.0211假設世界沒有實體,一個命題是否有意義就依賴于另一個命題是否為真。”“2.024實體是獨立于發生的事情而存在。”那么,關于實體的(對象的)多種可能性在哪里呢?這就涉及維特根斯坦的另一個邏輯預設:

  “2.021對象構成世界的實體。”“2.014對象包含一切狀況的可能性。”“2.012邏輯中沒有偶然的東西:如果一個事物能夠出現在一個事態中,那么該事態的可能性必定已經蘊含于該事物之中。”

  所以,結論應該是:對象的多種可能性邏輯地預設在對象自身當中。這樣維特根斯坦就將以往形式邏輯的外延邏輯(必然性邏輯)轉化為自身的內涵邏輯(多種可能性的邏輯)。實現這種轉換的偉大意義并不低于黑格爾的將矛盾內涵于個體之中而成為生命有機體,也不低于海德格爾的將時間性內涵于存在中而成為此在。改變原有的對于具有確定性的單一實體的認識是維特根斯坦拒斥形而上學的重要表現。

  那么由此就可以推論出:在維特根斯坦的哲學中,對象(實體)邏輯地具有多種可能性(內在的必然性);對象(實體)之間相互規定;命題(事態)之間并無依賴關系;事實不過是事態之間的函數關系演繹的結果;規律是不存在的;因果聯系是沒有的。維特根斯坦并沒有停步于否定因果律的存在,他在“6.3”及其子命題中仍然對長期存在的因果認識本身給予了解釋。

  “6.32因果律不是規律而是規律的形式。”如何理解這句話是能否獲得維特根斯坦關于因果律認識的關鍵。一般對于規律的認識是:“規律”是一種客觀的東西,是在客觀世界必然存在的不依賴于人的東西。“規律的形式”則是認識主體在認識對象時先天具有的能力,是主觀加之于客體之上的。那么,我們就知道維特根斯坦的意思了:因果律作為規律并不存在于客觀世界之中,即使存在,那也是不能被邏輯證明的,是神秘的,是不可說的;因果律是我們在認識客觀世界時為使世界更容易被我們所了解而人為地賦予世界的,它只是我們認識、把握世界的各種方式中的一種而已,因而并不具有唯一的客觀必然性。

  通過將因果律從具有普遍必然性的規律轉換為作為規律的一種形式,維特根斯坦將我們把握世界的方式(規律的形式)也進行了拓展,因果律變成了只是其中之一。也就是說,人們把握世界的方式有很多種,我們不能局限于以因果律去解釋世界,而是應當通過多重解釋世界的原則使這個世界對于我們而言變得更有意義。①

  這一拓展的意義,就好比原來我只能看見黑白兩色,但現在卻能夠看見五彩斑斕的世界。

  維特根斯坦的《邏輯哲學論》應該說是對整個傳統形而上學世界觀的突破。對于因果聯系的認識僅只是其世界觀的一個邏輯的、不可缺少的部分。維特根斯坦對因果聯系的客觀必然性的否定,實際上達到了一種對于傳統形式邏輯必然性的否定。沒有因果聯系,未來的一切都是不可預知的當然也就不是被規定了的,這在倫理上強調“意志自由”。沒有因果聯系,從現有世界的存在狀態出發,我們無法獲得未來世界走向的任何規律,一切事情都有可能發生。

  但是,我們應該慎重思考維特根斯坦否定因果聯系的意義何在。我們能否把這樣一種否定、一種確定性的思想與虛無主義等同呢?他否定一種確定性而提出多種可能世界的真正意義何在?維特根斯坦在一次倫理學演講中對其哲學方法做了一個概略性的陳述:“在哲學上人們感到被迫以一定的方式來考察一個概念。我所做的就是提出甚至是發明考察它的另外的方式。我提出你們早先未曾想到的可能性。你們認為有一種可能性,或者最多有兩種可能性。但我使你們想到其他的可能性。

  我進而使你們看到,指望一個概念去適應那個狹隘的可能性是荒謬的。這樣你們思想的痙攣就被解除了,你們可以在表述的用法的領域里自由環顧和描述其它的不同用法。”〔3〕按照維特根斯坦對其自身哲學的認識,對傳統因果聯系的否定也應該在其哲學的志愿之中。因果聯系是單一的可能性也就成為了必然性,它否定其它一切可能性,而按照維特根斯坦對于世界的認識,世界充滿了無限的可能性:基本命題—名稱,原子事實—原子命題,事實—復雜命題,世界—諸多命題,對象之間的配置即真值涵項理論,等等。作為無限可能性的前提,這些都為維特根斯坦的多種可能性提供了理論基礎。

  作為一種世界觀,維特根斯坦確實否定了具有確定性的歷史必然性,而這種否定是建立在否定命題之間的相互關系的基礎上的。事實之間只剩下邏輯推演了,決定性的作用落在了對象、實體身上,而偏偏其又具有多種可能性,因而世界就成了多重可能世界。盡管為我們所知的只是現實世界,但是,現實世界仍然具有發展為多重可能世界的可能性,因而,如何在未來的多重可能世界中進行價值選擇,使其與我們的意志一致,從而進入自由世界的領域,則成為現今時代的主題了。這就是維特根斯坦的因果觀給予我們的啟示。因而,不要認為維特根斯坦什么也沒說,事實上他為我們提供了更廣闊的空間、更多層次的視角。他打破了常理,希望在符合邏輯的思考中重新確立新的多重價值取向。

  休謨的懷疑論為我們開創了一種懷疑因果性的可能,但這種可能是未經論證的。如果說維特根斯坦的哲學在因果觀上有重大貢獻的話,那么他并沒有僅僅停留在懷疑的層面,他為我們提供了一種更深層的、新的解釋世界的語言邏輯原則,為消除必然性的宰制提供了一種可行性的思維方式。維特根斯坦的哲學是一場思想手術,他讓我們的哲學思維從線走向面,走向體,走向無限可能的廣闊空間,讓我們在一個更加廣闊的哲學視域中思考問題以期獲得更具有啟發性的解釋。思維的拓展、未來的敞開是我們超越既往的一切偏見、獲得更為真切的認識的前提。

相關推薦
吉利高手心水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