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時倶進的馬克思哲學論文

哲學畢業論文 時間:2018-09-04 我要投稿

  黨的十六大報告對與時俱進的內涵作出了明確規定:與時俱進,就是黨的全部理論和工作要體現時代性,把握規律性,富于創造性。1](P12)這里強調了時代性、規律性和創造性。如果把這一規定轉化為學術問題,從學術上加以研究,既需要解釋和說明,又需要進一步補充和發揮。由此我們認為:所謂與時俱進,就是我們的全部理論和工作要體現時代性,把握規律性,符合人性發展要求,富于創造性。

  體現時代性,也就是反映時代精神。問題是時代的口號。所謂體現時代精神,就是要抓住具有普遍性和長期性且人們共同關注的問題,普遍性的問題從空間上體現時代精神,長期性的問題從時間上體現時代精神,人們共同關注的問題從認識主體方面體現時代精神。一般來講,凡是具有普遍性和長期性且人們共同關注的問題,大都是時代精神的反映。當今,我國各地都普遍意識到提高國民素質、開發人力資源、培育具有創新精神和創新能力的人才的重要性。這實際上反映了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和知識經濟時代的精神。

  在19世紀80年代以前,馬克思著重強調的是生產力和生產關系的矛盾、生產方式、社會物質生活以及經濟因素對社會歷史發展的決定作用,相對比較“唯物”。馬克思主義產生以前,在社會歷史領域占統治地位的是唯心史觀,創立唯物史觀的任務就落到了馬克思的肩上。要創立唯物史觀,首先必須揭露唯心史觀的實質要害及其理論局限,清除唯心史觀在社會歷史領域的消極影響。在馬克思看來,唯心史觀的最大缺陷就是沒有揭示和發現社會歷史發展“動因背后的更深層的物質動因”,沒有揭示和發現推動社會歷史發展的最終的、根本的決定因素和力量。針對這種情況,馬克思力圖深入到社會歷史內部。

QQ截圖20160325150724.png

  尋求和揭示‘動因背后的動因”,揭示決定社會歷史發展的最終的和根本的力量,最終馬克思發現:物質生活的生產方式制約著整個社會生活、政治生活和精神生活的過程,經濟因素在社會歷史發展過程中具有最終的決定力量。由于這一發現,馬克思更強調生產力對生產關系、經濟基礎對上層建筑的決定作用。在批判黑格爾唯心主義法哲學的過程中,馬克思取得的初步理論成果是認識到市民社會決定國家,而市民社會就是物質的生活關系;在批判鮑威爾唯心史觀的過程中,馬克思強調社會存在決定社會意識的基本原理;在批判黑格爾和費爾巴哈的歷史唯心主義過程中,馬克思強調物質生產和物質生活條件以及經濟因素對社會歷史發展的決定作用;在批判施蒂納唯心史觀的過程中,馬克思強調要注重人所處的物質生活世界對現實的個人的影響。

  但在19世紀80年代以后,馬克思則堅持生產力對生產關系、經濟基礎對上層建筑的決定作用的同時,著重強調“反作用論”、“合力論”和“相對獨立性論”,相對比較“辯證”。19世紀80年代末90年代初,進入壟斷資本主義階段以后,資產階級在政治上特別注重運用國家機器的手段對無產階級革命進行鎮壓,對此,馬克思主義與機會主義斗爭的焦點,就是如何看待上層建筑、尤其是階級斗爭、無產階級革命和國家機器的作用;與之相應,資產階級思想家也從理論上攻擊唯物史觀,其手段首先是把唯物史觀庸俗化,將其歪曲成機械決定論和歷史宿命論,認為唯物史觀只承認經濟因素的決定作用,否認上層建筑的積極作用,然后再指責其片面性。這在社會上以及德國黨內造成了惡劣影響。為澄清事實的本來面目反駁一些人對唯物史觀的誤解和歪曲,消除資產階級思想家在理論上造成的混亂和不良影響,指引無產階級革命斗爭沿著正確的方向前進,馬克思根據時代的變化和現實理論斗爭的需要,與恩格斯一起,強調上層建筑對經濟基礎的反作用、社會意識的相對獨立性和歷史發展的合力推動等歷史辯證法的思想。馬克思《資本論》關于工作日的那一篇,明確強調立法所具有的重大作用,而立法就是一種政治行動。《資本論》關于資產階級的歷史的那一篇,馬克思鮮明地強調政治權力的作用。馬克思之所以強調要為無產階級的政治專政而斗爭,就是因為看到了政治權力對經濟的重要作用。馬克思甚至認為,暴力(即國家權力)也是一種經濟力量。馬克思在創立唯物史觀階段,其研究和理論的視野主要是西歐社會,或者說主要是以西歐社會為背景而建立唯物史觀的。之后,馬克思運用唯物史觀的基本原理和方法,來研究資本主義社會的生產方式以及社會發展的規律,最后預言:生產資料的集中和勞動的社會化,達到了同它們的資本主義外殼不能相容的地步。這個外殼就要炸毀了。資本主義的喪鐘就要敲響了。剝奪者就要被剝奪了”。然而,19世紀70年代以后,歐洲資本主義不僅沒有敲響喪鐘,反而經受住了經濟危機的考驗,呈現出増長的勢頭,具有很大的擴展能力,危機被新的發展代替了;與此同時,歐洲無產階級運動內部出現了分化,革命運動走入低潮;而當歐洲無產階級革命運動處于低潮之時,東方俄國卻正在醞釀新的革命形勢。

  這種巨大的歷史反差,迫使馬克思去反思他所創立的唯物史觀。為此,馬克思力圖擴大研究的視野,著手從歷史時間的角度去研究資本主義社會以前的原始社會,從空間上去研究東方社會的歷史,以此來檢驗、修正、補充、豐富和完善唯物史觀。首先是受人類學研究和摩爾根對古代社會研究的成果的影響,對原始社會進行研究。19世紀后期,人類學取得了重要進展,人們對原始社會的組織結構及其歷史發展的特點有了科學的認識,也對社會歷史的基礎、發展途徑和社會生產的特點有了全新的說明。馬克思吸取了人類學研究的科學成果,并通過對原始社會的進一步研究,明確提出以下四種觀點:()支配社會歷史發展的雙重法則。生產社會受生產勞動法則支配,而原始社會演變的支配法則不是建立在人的勞動之上的,它具有獨立的演變基礎,即是以自然選擇和以人為目的的勞動為基礎,社會歷史發展受血緣關系支配,因而社會基本矛盾原理只適用于生產社會,并不完全適用于原始社會;(2)勞動的雙重性質。在生產社會,人的勞動受交換支配,以生產交換價值為目的,而在原始社會,人的勞動是受血緣共同體和血緣關系支配、以共同體和人自身的發展為目的的;(3)交往發展的辯證性。交往具有歷史的獨立性和非獨立性,在原始社會,交往決定著勞動,勞動的性質是受交往關系決定的;但在資本主義社會,交往又受勞動決定;只有在自由人聯合的基礎上才能占有和支配社會生產力的成果,這時,交往才能成為個人全面發展的財富和根本力量。因而,交往經歷了以血緣共同體關系為主導的原始階段、以勞動交換為主導的棚階段和以自由人聯合體為基礎的階段:⑷農村公社的臟越性。作為古代制度的農

  唯物史觀的創立,為馬克思理解社會主義提供了新的方法和視野,使馬克思對共產主義的認識成為科學。資本主義的新變化使馬克思對共產主義有了新的理解。根據唯物史觀的生產力和生產關系、經濟基礎和上層建筑矛盾運動的基本原理,馬克思認為,資本主義的生產關系束縛了生產力的發展,因而,必須尋求適合于生產力發展的新的生產關系;19世紀70年代以后,資本主義社會發生了新的變化,即在資本主義社會內部尋求到了生產力發展的新的形式,但對人的發展的限制并沒有真正改變。基于這種認識,馬克思對共產主義作了新的理解:(1)共產主義具有經濟的性質。這就是為共產主義創造各種物質條件,把資本主義現存的條件變成實現共產主義的條件(主要是生產力和生產關系方面的條件一筆者注),為此就必須消滅私有制;(2)共產主義具有“為人”的性質。共產主義社會的一切生產和交往的條件都是為個人而存在的,是個人自主活動的條件;(3)共產主義社會的基本原則。這就是每個人自由而全面的發展,共產主義社會發展的歷史是個人本身力量發展的歷史,在共產主義社會里,每個人的自由發展是一切人的自由發展的條件,而且有個性的個人才能真正確立起來。這就是說,共產主義既與生產力和生產關系內在相關,它是社會對生產力總和以及社會物質生活條件的占有,而這種占有也就是人的能力的充分發揮也與每個人的自由而全面發展具有內在本質的聯系。

  究竟如何理解馬克思哲學的本質特征?實踐性當然是最主要的。然而,自我超越與自我批判也是馬克思哲學的重要本質特征之一,而且是馬克思哲學具有生命力的關鍵所在。馬克思強調實踐,實踐既是改變客體的活動,同時也是改造主體的活動;馬克思哲學就是在不斷批判和超越中確立的,也是在批判和超越中發展的。他經常對自己提出的哲學觀點作自我批判,不斷修正自己的觀點,清算自己曾經具有的哲學信仰和錯誤認識,而且反對別人把自己的觀點當作標簽和套語加以教條化,以及當作完美無缺的絕對真理加以固守。教條主義往往把馬克思哲學的某些結論加以教條化,看似捍衛馬克思哲學,實質在損害馬克思哲學的形象。

  一些人存在著固守傳統馬克思主義哲學形態的傾向,認為馬克思主義哲學要么只是辯證唯物主義,要么只是歷史唯物主義,要么只是實踐唯物主義。這些哲學形態依然要繼承和堅持,但也要隨著時代、時間和科學的發展不斷改變自己的形態。馬克思哲學就是由直觀唯物主義走向實踐唯物主義,由機械唯物主義走向辯證唯物主義,由歷史唯心主義走向歷史唯物主義。我們當今處在知識經濟時代和經濟曰趨全球化的時代,也處在日趨走向以人為本的時代,人的主體在社會歷史發展和社會實踐中的作用越來越大。在這樣的情況下,就要求建立一種新的哲學形態。至于這種新的哲學形態究竟是什么,需要經過探索和研究來確定,但建構哲學的當代形態己成為哲學研究的當務之急。

  學習和研究馬克思的哲學,目的之一就是運用其科學有效的方法論來分析和解決當今中國所面臨的問題。這里就有一個馬克思主義哲學的中國化問題。針對馬克思主義哲學中國化過程中存在的一些問題,我們認為要注意以下幾個問題:一是區別方法、問題和結論。馬克思哲學包括方法、問題和結論三個基本層次,我們更需要的是馬克思哲學解決問題的基本方法,而不是某些具體的結論。一些人往往重馬克思哲學中的某些具體結論,而輕視其解決問題的方法,這是有害的。1917年十月革命傳來了馬克思主義,有些人認為馬克思主義就是強調階級斗爭,這就是重結論輕方法的表現。二要解決原則與實踐的關系問題。目前,我國學術界存在著“回到馬克思”與“強調馬克思是我們同時代人”這兩種觀點和傾向。這種傾向的動機以及所取得的研究成果是好的,目的在于全面、準確理解馬克思的思想及其當代意義。然而,理解馬克思思想的意義更要從中國實踐出發。根據中國“原則到位而實踐不到位”這一普遍存在的問題,解決好中國的問題,還應從中國的實踐出發。

  馬克思主義哲學許多好的原則之所以在中國實踐中難以實現,其重要原因之一就在于社會運作機制中的“官本位”,對此,我們應運用馬克思主義哲學的基本方法,在立足于中國改革開放和現代化建設的具體實踐中,尋求具體的解決方法,如果一些好的原則只停留在空中,那是無濟于事的。三是注重研究馬克思主義哲學在中國的實現形式問題。也就是要研究發展著的馬克思主義哲學,而且在這種研究中,正確處理理論繼承與理論創新的關系問題,在馬克思主義哲學中國化過程中既不能丟掉其基本思想和核心思想,也不能“唯馬是馬”,一定要立足于中國改革開放和現代化建設的實踐。

相關推薦
吉利高手心水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