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哲學的思維方式去認識書法藝術論文

哲學畢業論文 時間:2018-12-26 我要投稿

  摘要:哲學研究天文地理、風土人情無所不包,同樣,也可以用哲學的思維方式去認識和思考書法藝術。中國書法根植于中國社會文化的趣味土壤中,使其得以生根結果,由于中國社會發展的特點,使書法藝術與其它的傳統藝術一樣,不但沒有因為時代發展上受到沖擊,而且得到了精雕細刻的發展。書法藝術是把“運動”儲存起來的一種方式,當別人欣賞書法藝術時,這種運動就放釋出來,傳達給欣賞者,激起欣賞者的運動知覺,有遲緩的,凝重的,飛動的。書法藝術也可以看成是“軌跡”本身的圖形。而不是“軌跡”“畫”出來的圖形。“圖形”是空間的,“軌跡”是時間的,“軌跡”本身的“圖形”則是“時間”中的空間,是“空間感”融于“時間感”之中,體現出“時間”和“空間”的辯證統一關系。以哲學的思維方式去認識書法藝術,可以陶冶情操,可以提高書寫水平,也可以提高辯證思維的能力。

  關鍵詞:哲學書法社會運動靜止時間空間

  哲學作為一門古老的學問,記錄了前人的思想,它的研究“至大無外”、“至小無內”,天文地理、風土人情無所不包,同樣,書法藝術也可以用哲學的思維方式去認識和思考。縱觀書法藝術的發展歷史,時時處處打上了社會歷史發展的烙印,而且還體現出了空間與時間、運動與靜止的辯論關系原理。對學生進行書法藝術教育,在提高學生的書寫水平的同進,能陶冶學生情操、提高其辯證思維的能力。

  書法藝術發展過程具有社會歷史性。原始社會初期,人類在“豐收”和“成功”后,往往圍繞糧食或獵物手舞足蹈,舉行慶賀活動,這是人類最初的藝術活動。最初的慶祝對象本是實實在在的捕獲(或收獲)物,在慶賀“結束”之后立即就分而食之[1]。但既然這種“慶賀”本身并非實際物質的交往,所以人們大可不必以真物作為對象,只要能供“觀賞”的代用品當也可以起到這種作用,逐漸這種“對象”只有“象征”的意義。于是,“畫”出來的、“刻”出來的,“塑”出來的,都可以成為“藝術的”“審美的”。

  作為慶賀“人力天工”的思想意識活動,它的“對象”本不必為實物,而可以是“畫”出來的、“刻”出來的……,于是,也可以是“說”出來的,“寫”出來的。

  “圍物而舞”的情形,不僅“物”是為“觀賞”“雀躍”的對象,而且“舞”本身也具有觀賞價值[1]。同理,“說”的“事”固然可以成為“藝術欣賞”對象,“說”的本身也可以成為這種對象,“寫”的“事”可以成為“欣賞”的對象,“寫”本身也可以成為這種對象。對社會而言,不僅有實用價值,而且有審美的價值。隨著社會的發展,古代宗教儀式中的“祈禱文”失去了原來的宗教意義。但卻以“書法藝術”的形式保留下來供人觀賞,就連“神的住所”——廟寺等,也大多成為書法藝術的存留物。社會歷史的實際發展,過去作為交往傳遞信息工具的歷代書家“通信手札”,如今都成了藝術的珍品。

  中國對書法的藝術興趣,根植于中國社會文化的趣味土壤中,使其得以生根結果,由于中國社會發展的特點,使書法藝術與其它的傳統藝術一樣,不但沒有因為時代發展從根本上受到沖擊,而且得到了精雕細刻的發展,具有社會歷史性。 書法藝術中蘊含了運動與靜止的辯證關系。書法藝術作為藝術活動來說,是運動的,作為藝術作品來看是靜止的,但書法藝術卻是靜中有動,是運動型的藝術。用墨寫在紙上的字,在放大鏡下也許可以看出許多不連續的小點,但物理上這些小點在知覺上卻是連成一片的。正象古代希臘的哲學家說的,虛空同樣是一種始基,是原子運動的條件,沒有虛空,原子就是鐵板一塊,動不起來。書法藝術中甚至故意留出虛空,并不是使運動感中斷,恰恰相反,是為加速動勢,這就是飛白的作用。[4]從這個意義上說,書法藝術是把“運動”儲存起來的一種方式,當別人欣賞書法藝術時,這種運動就放釋出來,傳達給欣賞者,激起欣賞者的運動知覺,而運動體身是有多種形式的,有遲緩的,凝重的,飛動的。書法藝術動中有靜,靜中有動,是哲學中運動和靜止辯論關系的集中體現。

  書法藝術又體現了空間和時間的辯證關系。最初的漢字是通過刻劃輪廓,來表述人類的具體活動,如為了計數、埋物(種子)等活動。而這種刻劃形成了近似于幾何圖形,而數學中的幾何圖形是由封閉的線組成的。線本身的粗細可以忽略不計。而在人物最初的刻劃圖形中有許多是開放的,如“山”“人”等。[4]由此看來,漢字作為圖形的開放性,說明了漢字的結構本身不是為了勾劃輪廓分割界限。它的刻劃活動是重在“刻劃”的“軌跡”,而不是“軌跡”所勾出的空間組成。從這個意義來說,漢字的“軌跡”又不是抽象的“點”“線”。對于書法藝術中的“點”“線”一定都有自己的空間,書法中的“點”“線”本身就有“面”,從而才產生了所謂‘‘雙勾填廓’’的書法學習方式。[3]這樣,書法藝術可以看成是“軌跡”本身的圖形。而不是“軌跡”“畫”出來的圖形。“圖形”是空間的,“軌跡”是時間的,“軌跡”本身的“圖形”則是“時間”中的空間,是“空間感”融于“時間感”之中,體現出“時間”和“空間”的辯證統一關系。

  總之,書法藝術是自然的,是歷史的,是人的活動在自然界打上了歷史的痕跡,具有社會歷史性。這種活動又體現出事物“運動”與“靜止”,時間與空間的辯證統一,對學生進行書法藝術教育,在提高學生的書寫水平的同時,能陶冶學生情操、提高其辯證思維的能力。

  參考文獻:

  [1]葉秀山,《書法講議》書法美學部分[N].北京新華書店,1987—6。

  [2]王近之,《思想政治教學工作創新》[J],思想政治課教學,2008—8

  [3]熊偉,《存在主義哲學資料選集》(上)[M].商務印書館,1997—1.

  [4]陳振濂,《大學書法》[M],高等教育出版社,2005—7

相關推薦
吉利高手心水论坛